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太阳系教育公益基金志愿者访谈

来源:CCTV证券资讯频道 时间:2016-10-29

主持人:

教育是拉开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关键因素,公益事业应当朝着规范创新和可持续方向发展。《(2010—2020年)国家中长期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指出:“幼儿教育对幼儿习惯养成、智力开发和身心健康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国十条”首次明确将学前教育置于国家发展战略和国计民生的高度予以阐释,指出“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办好学前教育,关系亿万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关系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国十条首次明确强调学前教育的公益性与普惠性,并指出“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坚持公益性和普惠性”。然而对于学前教育重要性与科学的教育方法,大部分人还受着观念的桎梏,并没有了解到学前教育真正的价值与战略意义。项目今天我们请来的几位嘉宾为我们谈一谈社会资源应当如何更加有效的应用于学前教育领域, 他们的项目由北京君合律师事务所担任公益法律顾问,法律界的殿堂级律师肖微先生为这一群年轻的80后精英们保驾护航这个关系到我们国家千万儿童成长的公益事业。今天由CCTV证券频道的主持人吴建华对这几位金融公益的创始人进行一次专访。

主持人:首先,关于学前教育的在人一生中的重要性,很多人特别是落后地区的家长们还不能够完全理解,我们首先请科学普及出版社少儿科普事业部,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的李睿女士为我们大家普及一下。

学前期是幼儿适应社会的起始阶段和关键时期,在与周围人的相互学习过程中,幼儿会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最初的、也是最基本的对人、事、物的情感和态度,为他今后的人生奠定基础。也就是说,这一时期儿童的发展状况会影响而且决定其日后的人格发展方向、性质和水平。

关于学前教育的重要性,美国的佩里学前教育研究计划进行过这样一项试验:让出⾝贫困家庭的3-5岁的孩⼦随机分成两组,一组让其接受学前教育并定期家访,另一组不接受学前教育和家访,然后在两组孩子5岁及之后的特定年份再对这些孩子进行追踪研究。结果发现,无论是5岁时入学准备的情况,还是14岁时的学校出勤率和成绩、19岁时的高中毕业率、成年后的收入、拥有住宅的情况等,接受过学前教育的那些孩子都明显优于另一组孩子,而成年以后的犯罪率也大大低于没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孩子。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学前教育对人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是长期的,而且长期来说,会提高社会成员的素质、降低犯罪率,改善整个社会环境。

具体来说,首先,学前教育能促进脑细胞的发育。

研究发现,婴儿出生时的大脑发育还没有完成,大概只有成人大小的四分之一,到了5岁左右,孩子的大脑就会和成人大脑的大小及容量非常接近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的孩子到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能知道所有大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个阶段正需要用各种外界刺激来促进大脑的发育。如果在这个阶段里没有足以使大脑发育的外界刺激的话,就会使智力的发展受到压抑甚至是损害。

另外,学前期是幼儿社会性发展的起始阶段和关键时期。在与周围人的相互学习过程中,幼儿会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最初的、也是最基本的对人、事、物的情感和态度,这一时期儿童的发展状况会影响而且决定其日后的人格发展方向、性质和水平。此时,适当的学前教育会给孩子提供好的环境,让他们形成积极、有适应性的人格特质。

比如情商——现在心理学家们普遍认为,而且人们也越来越认可这一点——情商水平的高低对一个人能否取得成功有着重大的作用,甚至高于智商的。而现在已经有的实践经验发现,早期教育可以提高孩子的情商水平,提高个体的认识自我、控制情绪、认知他人的情绪、处理人际关系等方面的能力。

我国虽然已经开始重视学前教育,但目前的状况是:底⼦薄,基础弱,地区间的教育⽔平严重不平衡。在我国很多落后地区,大量的适龄儿童接受不到适当的学前教育。正如我一开始讲的佩里实验研究结果,这些孩子在学前期这个关键阶段错过了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在成年以后的各方面素质都会落后于接受过正确学前教育的个体。而在发达国家,孩子们已经普遍能受到系统、良好的学前教育了。这可能就是我国整体人口素质落后于发达国家的一个重要原因。

学前教育对儿童本身的发展及整体国民素质的提高都有重要而长远的作用。如果能让落后地区的孩子接受到良好的学前教育,那会帮助他们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也让我们的国家能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主持人:能否请国枫律师事务所的梁振东律师对我们学前教育领域的政策进行一些解读以及当前我们国内公益慈善行业面临的一些问题和我们的应对方式。

从国家法律的层面,今年召开的十二届人大表决通过了修改教育法的决定,并于6月1日起开始施行。修订后的教育法明确了:国家采取措施促进教育公平,推动教育均衡发展。国家制定学前教育标准,加快普及学前教育,构建覆盖城乡,特别是农村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也提到了:加强普惠性幼儿园建设,重点保障中西部农村适龄儿童和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城镇新增适龄儿童入园需求。我们注意到,在今年的政府报告中总理提到要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鼓励普惠性幼儿园发展。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而早在2010年,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第一条就提出把发展学前教育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必须坚持公益性和普惠性,努力构建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保障适龄儿童接受基本的、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在今年两会上,教育公平、民办教育、学前教育成为代表委员和网友们共同关注的话题,代表们把尽快出台学前教育法提到案头。据了解,教育部目前已完成学前教育法专家建议稿,学前教育法的出台也是指日可待的。

我国的慈善事业还处在学习和发展阶段,过去的几年由于一些新闻事件的发生,暴露出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慈善机构的运行不够公开透明、监督体系不完善、慈善组织不够独立,降低了慈善组织的运作效率,引发了一些道德风险,慈善机构的公信力受到了影响。幸运的是在今年,在经历长达10年的调研和起草后,慈善法已经通过人大审议,并将于今年9月1 日开始施行。慈善法取消了业务主管单位、对公募权限有所放开,公益信托也会激活巨量的慈善资产,行政派捐将被禁,伪捐行为也会受到法律追究,并且有力推动了税收优惠。《慈善法》的诸多突破性进步,对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向前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

我们可以预期,学前教育法和慈善法的出台和完善,一定会推动普惠性、公益性幼儿园的发展,使更多的孩子接受到有质量的学前教育。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有请太阳系教育公益计划的创始人,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专业竺嘉翎女士,谈一谈在贫困地区发展公益学前教育的重要意义,未来将如何帮助这些地区贫困儿童实现的学前教育。

幼儿教育阶段在终身教育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刚刚我已经介绍过了。由于地理位置和经济上的困难,许多贫困家庭无法提供其子女与其他同龄人一样的学前教育和成长环境。并且由于教育水平的落后人才和劳动力流失使得这些贫困区域的经济发展更加受到制约。真正做到破除观念的桎梏,全面提升学前教育战略价值,纯粹依靠国家财政的支持实现学前教育的全面普及, 这个时间会很漫长。

原则上学前教育的投入应当由政府社会和个人共同分担,在中国现行条件下,营利性的教育机构对这些区域暂时没有兴趣,普及学前教育单凭政府的力量,很难覆盖到这么广泛的贫困区域。根据机构抽样调查数据表明,公益性教育机构仅占教育类民办非企业注册机构的不足1%,公益性学前教育机构在公益性教育机构中仅占3%,从这一数量上看真的十分稀缺。

梁启超先生曾说过:少年强则中国强,作为一群受到过良好教育已经并有了一定基础的的八零后,希望用我们的专业背景,智慧和情怀,给贫困地区孩子们创造一个健康和全面发展的童年,让贫困家庭的孩子们也能够在人生中重要的时期接受平等的学前教育,培养良好的修养和正确的价值观,缩小与大城市儿童的差距,缩小不同区域的发展差异。

我们的公益平台将配合地方教育部门及政府投资为贫困地区建立新型幼儿园,持续的提供优秀的幼儿师资,现代化的管理模式,以及高质量的教学设备,帮助有需要的贫困儿童,并带动更多社会资源共同关注贫困地区的幼儿的智力和健康发育,推动学前教育的普惠化发展。

主持人:下面请中财金控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MBA王溱女士谈一谈太阳系教育公益项目是如何将教育,金融以及公益有机地结合起来,这在国内是一种非常创新的公益模式,能否请嘉宾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项目的特色和受益人群。

公益性教育应当是民办教育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保障教育公平性的基础,其中公益性教育又细分为不同工作领域,其中探索贫困山区农村幼儿园和城市流动儿童社区幼儿园的学前教育归类为儿童早期教育和成长,因此从事儿童早期教育和成长的公益性教育,对于保障偏远地区、贫困山区和城市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尤为重要。学前教育的缺失,将对儿童的成长产生难以弥补的影响。

原则上学前教育的投入应当由政府社会和个人共同分担,在中国现行条件下,营利性的教育机构对这些区域也没有兴趣,普及学前教育单凭政府的力量,很难覆盖到这么广泛的贫困区域。然而根据机构抽样调查数据表明,公益性教育机构仅占教育类民办非企业注册机构的不足1%,公益性教育学前教育机构在公益性教育机构中仅占3%,在数量上十分稀缺。

我们的这个公益项目在很大程度上区别于传统的慈善方式,让每一位参与者都不会有负担。施助者与受助着都是平等的受益人,都有平等的受到良好教育的权利。参与各方不论是金融机构还是教育机构,以及公益组织,其实都是受益对象,并切有着巨大的社会价值。 这种创新模式在国内并不多见,可能是因为这几个行业跨度太大,显少有人将他们联系到一起。说实话,如果不是这两千万的留守和贫困儿童的受教育问题引起了我们的重视,作为一个金融从业者我们也不会将这几个行业结合到一起。

我们的初衷是为了让全社会更多的资源关注到这群孩子们,未来我们将会打造学前教育公益平台,只要有合适的公益机构愿意参与,我们愿意出资并输出我们的教育资源,帮助他们实现公益事业,推动中国教育平等普惠化发展。